无玄

all赤粉!全职吃!饥荒时自产粮。

全职 | 千杯不倒喻文州

谢洛米:

1/n全员有cp:微双花喻黄




联盟职业选手的酒量排行,坊间有无数个版本在流传,数量较之第十赛季前的叶修高糊路透,也是只多不少。


职业选手,职业二字打头,为保持竞技状态,自然是对酒精敬而远之,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总有那么几天例外。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搁在荣耀里,那就是,打破连败魔咒,参加全明星赛,和队友滚床单,以及赢下总冠军。




一个又一个赛季,每逢总决赛,成千上万的荣耀迷挤在酒店门外,一掷千金求一场入场券,只为看大神们拼酒。


传言道,第六赛季,微草卫冕失败,王杰希拎着三打燕京,去找将垃圾话战术贯彻到底的黄少天讨说法,结果对上笑眯眯出来挡酒的喻文州。


两人连吹十瓶,喻文州走起路来一晃也不晃,和黄少天一起架上王杰希,一路直奔洗手间,脚底生风。


真假不可考,但经此一役,喻文州千杯不倒的名头传遍荣耀圈。也不怪乎冯大主席,心心念念想把喻文州请来联盟管理层,周旋于赞助商与官僚间,酒量好绝对是加分项。




如果说,喻文州千杯不倒,制霸多方粉丝榜单,为联盟职业选手酒量的标杆,这酒量排行榜,本没有下限,直到叶修在挑战赛上现真身。


叶修,这么大个神,酒量扑街到一杯就醉,不信不信,不信呐。以叶修的阴险狡诈程度,这叫人如何相信。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第十赛季总决赛结束,叶修逃得过赛后的新闻发布会,没逃过老韩自掏钱包做东摆的酒局。


无论王牌还是小咖,前辈还是新手,职业选手们悄咪咪从vip通道脱身后,浩浩荡荡杀向酒楼,争先恐后,颇有在网游里抢boss之势。




当陈果参加完新闻发布会,紧赶慢赶,赶到酒楼,推开包厢门后,她环视一周,陷入长达一分钟的目瞪口呆,待她终于回神,身侧一贯内心强大的苏沐橙,还没有脱离呆若木鸡状。


陈果默默把新世界的大门关上,内心将上天以及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问候一遍后,换种姿势重新打开包厢的门。什么嘛,和三分钟前一模一样啊。




包子左拥右抱,左手揽住安文逸,右手紧搂罗辑,对上一只深绿色啤酒瓶,鬼哭狼嚎般,唱起五月天的干杯。


窝在沙发边上的叶修,怀揣咖色牛皮钱包,指间烟头的火光一闪一闪,和韩文清一瓶又一瓶干养乐多,而老韩的脚边,除养乐多外,还有一打打的AD钙奶、伊利QQ星,蒙牛未来星。


王杰希身着优衣库的星战经典款黑tee,赫然一排竖写的英文单词——“I am your father”,举着从洗水间里捡来的拖把,不知道是当成光剑还是扫帚,在醉醺醺的人群里歪歪扭扭的行进,高英杰和乔一帆跟在他屁股后边,拉也拉不住。




笔记本电脑的荧光,照亮张佳乐的脸,左手灵巧的快速敲击键盘,右手则一次次举起老白干,一口口闷,声声重剑挥舞,掩不住他嚎啕大哭的声响。


何以忘忧,唯有杜康,古人诚不欺我。


“了不起,真是了不起,你看到没有,最后的6.5秒,叶修的神级操作......”周泽楷正滔滔不绝,跟每一个没有歪倒在地的人叨逼叨。


如果有人还能保持清醒,数一数的话,一定能发现,今晚周泽楷讲的话,超过历次新闻发布会之总和。




而号称千杯不倒的喻文州,正拽着三杯酒下肚就沉默寡言的黄少天,一个又一个,拉住他面前人的手,软磨硬泡,撒娇卖萌,威逼利诱,一定要你承认,黄少天全世界最可爱。


如果你不肯的话,他就会用沙哑的嗓音轻轻叹气道,不承认天天最可爱的话,就没有办法赢得总冠军啦。


好的吧,千杯不倒也好,一杯就醉也罢,这一夜,让我们干杯。


在为冠军南征又北战的路上,荣耀永不灭。


May the champion be with you.




valtanyz:

上个星期的VIP福利场,粉丝要求杰大表白伞哥。

结果他直接丢出一句:"哥儿们,想你。"

我整个手机炸飞了。

加个链接(2:38):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392569

题外:不知不觉用了lofter一个星期+了,挺好逛的~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两个逗逼赤(4)

当然,赤司回家看到弟弟征十郎怨念的脸的时候觉得奇怪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表。只见时间飞速流逝,来到了小学毕业那一年——
(小学的内容和学前的内容会以回忆的方式出现的~)
“赤司,你要去那个高中啊?”几年来,绿间真太郎的身高飞速生长,只是他的洋娃娃,还是小小的一个啦~
今天的人是赤司。他回答到“帝光中学。绿间呢?”
“我也准备去帝光中学。”绿间打探到有利情报,连忙表示与洋娃娃生死不离。
“那未来三年,还是要请绿间君多指教啦~”赤司微微一笑。
绿间表面上一板正经地颔首示意,内心却被赤司的笑脸萌成了粉红色。
只是昨天问赤司(昨天轮到弟弟征十郎)去哪所学校读书的时候,赤司好像很不高兴回答啊。不过这么多年下来,绿间早就掌握了规律。赤司一天是洋娃娃,一天是霸王龙。虽然反差什么的很萌,但是他还是喜欢洋娃娃啦~
其实绿间并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拿着四十米大刀的赤司才是真正的霸王龙。
晚上 赤司回到家里。看到了正在等他的弟弟,不由得心里一暖。
他的“暖”弟弟开口到“蠢哥哥,明天毕业仪式上的发言就由你帅气能干的弟弟来完成啦~不知哥哥有没有写好稿子呢~”
赤司O__O"…。果然,暖什么的果然是错觉啊。
然而白天再怎么相爱相杀,两兄弟晚上还是要同床啦~
曾经他们也是为此斗争过的——
赤司“我和他同床异梦——”
征十郎“我和他同室操戈——”
赤司“我和他面和心不合——”
征十郎“我和他毫无兄弟情谊可言——”
两人一起“所以,爸爸妈妈,你们就不能再买一张床吗!”
赤司麻麻笑着安抚两兄弟“开什么玩笑,昨晚我去看你们睡觉的时候,两个人紧紧抱着对方,口水都流对方脸上了,还说什么同床异梦同室操戈?”
两兄弟不可置信地看向对方,又是异口同声地到“原来我昨晚梦里的那个汤豆腐是你!”
赤司爸爸看热闹不嫌事大,符合到“看你们俩异口同声,多有默契,再买什么床!睡觉去睡觉去。”说完就要赶人。
赤司和征十郎只好嫌弃地看了对方一眼,回房间了。
其实多年以后,想起这件事情的赤司爸妈是内牛满面的“谁知道他们睡着睡着,就这样睡了一辈子啊!”
所以兄弟俩越来越弯,赤司爸妈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
“哥,我们去哪个中学?”弟弟征十郎看了眼正在阅读各个中学信息的哥哥,问道。
“去帝光吧。校风不错,办学成绩也很好。而且帝光的篮球社十分有名,将棋社也很厉害。而且——”赤司顿了顿“他们给我们发来了邀请,表示可以直接入学,不需要入学考,只要参加开学考就好。”说着,赤司拿出一份白色的文件递给弟弟。
征十郎接过,打开一看,果真如此。“我原来就准备去帝光中学,没想到我们又想到一起去了。”
赤司有些诧异地看了弟弟征十郎一样:“我们不是能感觉到对方的内心吗?想到一起不是很正常。”
妄图装成与哥哥心有灵犀的弟弟征十郎,卒。

小孩子的时光总是飞快的。转眼间,到了九月初。
赤司兄弟的身高成功达到158cm,可喜可贺!
走在帝光中学简洁的校园大道上,征十郎有些漫不经心。
原来今天是轮到他哥哥上学的,但是他哥哥非说什么要让他体验一下开学的气氛,就把他推出来了。
还真是蠢哥哥啊,开学有什么好体验的。征十郎默默想着,一边向前走去。
“赤司!赤司!”后面传来激动的声音。征十郎回头看过去,就看到了绿间真太郎在向他招手,手上还抱着一只……玩具熊。
绿间很快就跑到了眼前,对征十郎说“赤司你也是来报道吗?好巧啊?”
征十郎一皱眉,问到“绿间同学,这样显而易见的问题你是怎么问出来的?”
绿间一愣。其实就算是性子直一点的征十郎,也不会直接质问绿间。只是征十郎看到绿间手上的玩具熊,想到待会儿走进教室可能会被新同学当作奇葩,他的大姨夫就来了。
征十郎立刻反应过来“绿间同学,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征十郎向绿间点头示意,快步向前走去。
绿间想追,却又停下脚步,慢慢向前走去。
果然,当绿间走到教室的时候,征十郎不在班里。
因为他们俩不在一个班啊!
此时的征十郎正“享受”着同学们目光的洗礼。
因为就在刚刚。老师说“赤司征十郎同学是哪位呢?赤司同学是这次入学考的第一名,而且从小到大都是班长,所以老师推选赤司同学做班长好吗?”
征十郎站了起来。虽然他更感兴趣做学生会会长,但他依然说“好的老师,我会认真负责的。”
老师欣慰地笑着点头,示意他坐下。
同学们看着征十郎,窃窃私语。
“他姓赤司啊!而且看他的气质,不会真是赤司家的吧?”
“他长的好帅啊!成绩又好好!”
“可你看他那么矮!”
……
楼主真的,真的不想写帝光的内容了。小天使想看哪个片段楼主就写出来~然后直接跳洛山

【全职】脑洞段子无题2

别时茫茫江天月:

#有脑洞证明我爱学习#
#爱学习的好学生#




其实战队也不都是打游戏,比如卢瀚文还在上学。
乔一帆虽然年级不大但可惜已经退学很久了。
不过他还是励志于自力更生,总是默默的看书。
今天他又换了一本书,走路的时候顺便看了一下。
魏琛就嚷嚷:“走路看书对视力不好,小乔要保护眼睛啊。”
顺便就问了一句:“看什么呢?”
乔一帆看魏琛吃着泡面,倒了杯水递给魏琛,也就把书也递了过去。
魏琛一看,炸了。
这位前蓝雨队长,炸了。
一把扔了书,不看乔一帆吃惊,可怜兮兮的模样,道:“切,微草有什么好看的?”
而后收获了叶修一声:“没文化真可怕。”


《阅微草堂笔记》作者,纪昀(纪晓岚)

【全职】脑洞段子无题1

别时茫茫江天月:

#真的是个脑洞段子#
#一切源于中考总复习的时候#
#差不多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还有伞哥,伞修的存在#
#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这说明我是一个好学生#




大雪三日,天地具白。放眼望去不见州城人烟。
一名老者,衣着单薄,两鬓斑白,修长白皙的手指已经起了薄茧,染上黑色也不去洗掉。
他是一个烧炭的人。
他本坐着,又慢吞吞的起身,又看了看天气,驾起牛车赶往州城。
“希望这次可以卖贵点,快到春节了,得买点纸钱了。”老者喃喃自语。


“碰——”老者猛地被打飞出去。
两个锦衣华服的人高傲的说:“这炭,我们要了。”
说罢,拿出一条红绡扔在了老者身边,赶起牛车离开了。
老者慢慢起身,拾起那红绡,眼中怒气凌盛。


这个架势,就算是皇帝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因为这人他得罪不起。
“来人,快把那两个废物绑来!”
老者静静的立在那,手中只握着一把看似普通,又常泛冷芒的伞。
那两个人被押来,不停的求饶。
老者没看他们一眼,沙哑的说:“给我钱。”


皇帝差点就把国库都掏来,然而老者只收了炭的钱,转身离开。
州城的人没人知道刚才一国之君性命堪忧。
老者拐道去买了纸钱元宝,回到了山里。
他蹲在一个墓碑前,边烧纸,边念叨刚刚他把那个国君吓成了什么样,说着说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几乎要被冻在脸上。


那个国君小心翼翼的问:“前辈是?”
老者深深看了他一眼,用沙哑的声音回答:“守墓人。”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三更半夜来一发

并不。半夜码了好多,准备明早一起发。然而感冒了,咽喉炎又双叒辍发作了……明早更,一定!最近卡文。

[双赤]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两个逗逼赤(4)

“征十郎在家里要乖啊~”哥哥赤司拍了拍弟弟的头。他拿着自己的小书包,即将迈出家门,开始第一天的学校生活。
弟弟征十郎对哥哥的幼稚有些不爽,但还是不情不愿地说“赤司你可不能去了国小就忘记你弟弟了!别忘了我可是能知道你的一切情况的!”
哥哥赤司笑着点点头,冲着父母挥挥手,在司机的接送下上学去了。
这所国小是私立学校,校风严谨,口碑非常好。赤司征十郎兄弟去上学,赤司爸妈也是很放心的。
哥哥赤司举止优雅,行为得体,成绩又好,长的也可爱,在第一天就成功当选了班长。
赤司笔直地坐在座位上。一天下来,以他的记忆里力,班里的同学基本都记住了。
老师在教室前面喋喋不休地讲课,但那些内容赤司早就学过了。他有些无聊,虽然面上还是一脸认真,但心思早就飘到弟弟征十郎那里去了。
嗯,从蠢弟弟的视角看过去,是家里的家教教课的地方。今天教什么呢?赤司努力集中精力,试图从弟弟的视角看到家教在黑板上写什么。
[是在讲帝王学,蠢货。]弟弟征十郎的声音在赤司的心里响起。赤司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收会了对弟弟那边的关注。
刚好此时讲台上的老师宣布下课了,赤司也就收回了心思,准备休息一下。
突然,一个绿色的身影径直走到赤司的课桌前。哥哥赤司抬起头,看到一张一本正经的脸。
啊,是绿间家的真太郎啊。
“绿间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吗?”赤司礼貌的问到。
“赤司,你还记得我吗?”绿间紧紧地盯着赤司,生怕会得到让他失望的回答。
赤司飞快地搜索了一下记忆,终于想起来。有一次弟弟征十郎一定要去游乐场,他不想去,所以弟弟征十郎就妈妈一人和弟弟去了,他和爸爸在家
这时候突然有一位绿间医生来拜访赤司爸爸,赤司爸爸和绿间医生喝茶去了,绿间医生的儿子,绿间真太郎就和赤司玩了一下午。
那次蠢弟弟回来之后,还说我喜新厌旧,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呢。赤司无奈地想着,回答到“同学是绿间医生的儿子吧,几年不见了。”
绿间真太郎听到赤司的回答,松了一口气,感觉心情都好多了。“以后,请多多指教。”他依旧是一本正经地说。
赤司微笑着,点点头回应。
赤司毫无所觉,殊不知,此时有两人的心里都在波涛汹涌。
弟弟征十郎在心里回答完哥哥之后,发现哥哥没了动静。他凝神去看哥哥那边的情况,却发现哥哥和当初那个“新欢”谈笑风生!征十郎顿时生气。当初就因为他去了趟游乐场哥哥就去找其它人了,如今又遇到了那人!不知道他那次气的从那以后再也没去过游乐场吗!
还有一个在腹诽的是“新欢”绿间同学,他正在心里暗喜:当初那个可爱的洋娃娃果然没忘记我啊!还成了我的同班同学!洋娃娃又会下棋又会打篮球,射手座还和巨蟹座很契合!要多接近他!
第一天就在这个小插曲下过去了,赤司踏着夕阳回到了家中。

当全职大神上网游帮工会抢boss

最后一口玻璃渣

蓝城雨落.:


#鬼知道会发生什么,脑洞已成坑#
【呃…多cp?】
王杰希&方士谦
这俩人上小号抢boss的几率真是少之又少嗯。
毕竟一个时差倒不过来
一个要养育一群子女外加和蓝雨互怼还要看着大儿子刘某某不要和蓝雨的某个小鬼好上bushi
这次能一起上线真的是好不容易逮着的机会。
我们的杰西卡又一次用上了他的魔术师打法。每一击都是从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出。
魔术师再现。
不仅其它工会的人脑子跟不上
自家工会人的脑子也跟不上了。
“卧槽这啥玩意啊?”
“看不懂不过好像很神奇的样子”
“66666”
魔道学者的身后紧紧跟着一个牧师。
恰到好处的回复让魔道学者如虎添翼。
没办法微草的两个爸爸就是这么牛√


韩文清&张新杰
拥有狂剑士的心的牧师,用起拳法家的小号抢boss也是毫不逊色呢。
于是接近十一点的时候,韩文清就经常看到张新杰还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微微皱眉将张新杰拉开,韩文清在私聊中打上了一句:新杰要睡了。
没想到那边很快回过来一句:有病吧张新杰?我还韩文清呢哈哈哈哈
。。。。
“再说一遍,你是韩文清!?”
张新杰发誓,隔着耳机他听到蒋游那边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而且还是一整串儿的,哗啦啦哗啦啦…
【恭喜霸图战队  韩文清一波带走一橱子玻璃杯。】
果然,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厉害了我的韩队。


张佳乐&孙哲平
张佳乐每次上线帮忙抢boss,同队成员的显示屏都会卡到半分钟以上。
僵直弹手雷燃烧弹闪光弹烟雾弹毒气手雷冰弹……哦凑显示屏卡了。
“卧槽我的眼睛!厉害了我的哥!”
“啊啊啊啊好炫好炫帅炸了!”
那是,正宗的百花式打法,分分钟闪瞎你眼有没有!
好炫,而且次次都打中了。
但是弹药专家的背后似乎少了点什么。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再睡一夏 已上线】
“大孙!”
“嗯,乐乐。”
狂剑士手持重剑站在弹药专家身后。
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喻文州&黄少天
喻黄二人的发展当然不会像韩张一样。
一是喻队不会吼人
二是就黄少那张嘴…认不出来都难。
「快来pkpkpkpk哈哈哈哈哈看我的三段斩落凤斩斩斩斩!」
黄少是很厉害没错…但是他的垃圾话同队伤害无豁免啊!
「QQ」
蓝桥春雪:喻队!
蓝桥春雪:喻总!
蓝桥春雪:喻文州大大!
蓝桥春雪:求求您快把您家黄少天抱走吧!
蓝桥春雪:兄弟们快撑不住了!
蓝桥春雪:为什么打boss黄少也要冲boss说垃圾话啊!
索克萨尔:(^_^)
(别问我小蓝河为啥有喻队企鹅号,我也不知道。)


叶修&苏沐秋
叶修抢boss就是一场噩梦。
“妈的君莫笑来了快撤!”
“靠靠靠靠靠无敌最俊朗怎么回事!”
“躲开那个神说要有光!”
“忧郁小猫猫上线了卧槽卧槽!”
叶修:……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秋木苏 已上线】
……沐秋?
阿修。
“沐秋,我……”我想你了。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知道。”游戏中的秋木苏似乎笑了,脸庞微微有些模糊。
“阿修,我爱你。”
在屏幕上,叶修看到秋木苏的脸慢慢凑近,似乎在君莫笑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
“阿修,加油啊,拿个世界冠军回来给我看。”
恍然之间,屏幕上又变了一片空白。
叶修忽然笑了起来。


“呵,你以为呢。”
“我可是职业选手。”


by感觉自己被莫名虐了一下的唐慕泠

[双赤]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两个逗逼赤(3)

哥哥是赤司(俺),弟弟是征十郎(仆)。这个在一开始可能会混淆,所以我会点明是哥哥还是弟弟。可以这样记:俺赤喜欢叫别人的姓,所以他的名字就是姓。仆赤喜欢叫他人的名字,所以他的名字就是名。
本章过渡,下章开始走剧情~

“啵”赤司努力吐出一个泡泡,却被他亲爱的弟弟征十郎无情地戳破了。赤司转过头,对躺在自己身边的弟弟怒目而视。弟弟征十郎毫无愧意,仿佛耀武扬威一般,吐出一个更大的泡泡。
“啵!”更响的一声爆破声响起,哥哥赤司报复地戳破了弟弟的泡泡。没想到,口水糊了自己一脸。
“哇哇哇!”赤司干嚎起来。看似哭地撕心裂肺,实际上,是一滴泪水也没有。
弟弟征十郎面无表情地看着哥哥卖力的独角戏,转个身,眼不见心不烦。
此时,还只有一岁的两个小团子,正躺在一个婴儿床上。当初以为只有一个儿子,赤司爸妈就只买了一份婴儿用品。但是没想到又多出来一个,就只好让两人共用。
两个儿子的性格,赤司爸妈算是看透了。
哥哥取名叫赤司,双眼是蔷薇红色。赤司比较活泼好动一点,老是欺负弟弟。但是如果除了他以为的人欺负弟弟,赤司会生气地保护弟弟。赤司老是哇啦哇啦乱叫,一看就继承了赤司征臣的话唠属性。
弟弟取名叫征十郎,双眼是一金一红。弟弟比较沉默一点,对于哥哥不时的“挑衅”也是视若无睹,仿佛哥哥在他眼里很幼稚。他老是不时地阴他哥哥一把,然而他的蠢哥哥却一直没有发现。不过征十郎对占卜很有兴趣,最喜欢的玩具(除了赤司)是塔罗牌,老是抱着《周易睡觉》(当他哥哥不给他抱的时候)。
两个孩子血型一样, 都是AB型。
在打打闹闹中,两个小团长渐渐长大了。他们没有和其它孩子一样,去幼稚园学习,而是待在家里接受父母的照顾。
谁也没想到,赤司第一个学会叫的名字是征十郎。当赤司含含糊糊地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弟弟征十郎口齿清楚地回答了一句“赤司。”
这是赤司爸妈第一次听到两个孩子说话。哥哥赤司第一个叫的名字是弟弟的就已经够让两人伤心了。更上学的是!
弟弟征十郎口齿这么清楚,一看就是说过好几次了啊!他们一直都没发现!
最让人伤心的还在后面。赤司爸妈发现,两个孩子只会叫对方的名字,又过了几天,才学会叫爸爸妈妈。
时间滴滴答答走的很快。六岁那年,赤司兄弟要去国小了。经过父母的商议,他们做出的最终决定是这样的:
赤司和征十郎,两人以赤司征十郎的身份,轮流去上学。为了不引起外貌上的差别带来的质疑,赤司粑粑特意去找了一种对眼睛无伤害的每天,给弟弟征十郎遮掩一下过于亮眼的金色同色。
带上蔷薇色美瞳之后的征十郎,和他哥哥简直一模一样。
而在五岁那年,赤司爸妈惊讶地发现了两个孩子之间有着分期的心灵感应。大概是两人可以在心里对话,可以共享对方的记忆,可以看到对方的画面。但是,若是有着很想掩藏的秘密,对方也是看不到的。
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共享对方学习到的知识,是真正意义上的事半功倍。
赤司第一天去上学,征十郎就待在家里接受家庭教师的教导这个教导的内容肯定是和学校不一样的。然后赤司和征十郎就能共享记忆和知识,这样能保证第二天,征十郎去上学,而赤司待在家里的时候,不会穿帮。
这简直是完美的计划,因为就是共享了对方的记忆,兄弟两人也能保持自己独立的性格,不会混淆。

[双赤]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两个逗逼赤(2)

撒花出生啦~本文设定赤司麻麻不会去世哦~甜甜甜~

空荡荡的走廊里,安静如鸡。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四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赤司征臣背靠着墙壁,仰头看着天花板。他已经站了很久了,久到紧握的双手发红,紧咬的牙关发酸。
他的妻子,他最爱的人,已经在手术室里呆了四个小时了。每次孕检的结果都显示胎儿十分健康,生产的时候一定十分顺利。
可是就在刚刚,手术室里的护士突然出来,向他表示建议剖腹产,顺产的难度很大。护士建议他签下剖腹产的同意书,他们好尽快进行手术。
赤司征臣不解。要是真的顺利,怎么会剖腹产呢?但这是自家医院,主刀的女医生也是他信任的人,所以他还是签下了协议。
然后一切又再次归于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里突然传出了婴儿的哭声。赤司征臣一下子站直,像飞奔一样扑到手术室门口。不对啊,按道理说不是生完就结束了吗?怎么手术室的灯还亮着?这……难道诗织出了什么问题?不会的!诗织一定会平安的,今早的星座占卜显示的是有意外的惊喜。是惊喜,那一定没事的。可是这又是什么情况啊……赤司征臣脑子里早已飞过了无数弹幕,双眉紧锁,焦躁不安。
“哇哇哇!”(请自行脑补哭声)手术室里又传来婴儿的哭声。赤司征臣稍稍安下心。哭了两次了,说明还是健康的。只是以后教导的时候要严厉一点,老是哭鼻子像什么话。赤司征十郎,这个和诗织一起决定的名字,早就写入了族谱,再也不能更改了。
手术室的灯灭了,一名护士推门走出。她的脸上笑意盈盈。“恭喜赤司先生,夫人和孩子们都……”她话还没说完,赤司征臣就略过她,直冲手术室里去了。
护士一呆,立刻明白过了赤司征臣是在担心产妇,无奈地摇摇头,抱着孩子再次走了进去。
里头的手术台上,赤司诗织安静地睡着,眉眼间满是疲惫。赤司征臣明白是麻醉的效果还没过。看着妻子平安无事,他一颗悬着的心也就安定下来。
赤司征臣这才想起他刚刚出生的儿子。转过身,目光在手术室里搜寻了一下,发现主刀医生喜笑颜开地走了过来,说道“恭喜赤司先生啊,母子平安,夫人等麻醉的药效过了就会苏醒了。只是先生你这次太鲁莽了,术前竟然没有签剖腹产协议。赤司夫人的身体并不是很强壮,一下子生两个孩子的体力消耗太大,容易出事故。还好孩子都十分健康,是两个男孩,都是六斤四两。双胞胎很少见到这么健康的啊。”医生啧啧赞叹,却发现刚刚还狂喜的赤司先生此刻却僵硬在原地。
“赤司先生,您怎么了?”医生不由得有些担心。该不会是,高兴傻了吧?
赤司征臣艰难地开口“您说,双胞胎?!”
“是啊,双胞胎,两个男孩子呢!”医生一头雾水地回答。难道这个赤司先生想要女儿?
“B超的结果不是,一个儿子吗?怎么会是双胞胎?”赤司征臣更是迷茫,反问到。
“啊?您不知道是双胞胎?”医生也震惊了,看向赤司征臣。
两人大眼瞪小眼,愣在原地。
过了好久,看着婴儿床上两个熟睡的小团子,赤司征臣才哭笑不得地接受了这一切。突然多了一个儿子,让他有些一时间无法接受。不过归根结底,他还是很开心的。
苏醒后的赤司诗织,也很迷茫。她生到一半才知道自己怀了两个,于是就决定剖腹产,然后就打了麻醉,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对新晋父母趴在婴儿床边,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婴儿,有些哭笑不得。
“那婴儿用品都要重新买了,名字也要重新起。名字已经上了族谱啊!再更改很麻烦啊!而且上一代的老古板肯定会实行什么竞争教育,说谁厉害谁就继承赤司家。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已经在报纸上公布了一个儿子的事情啊!我丢不起这个脸啊!”赤司征臣一声惨叫,绝望地碎碎念。
赤司诗织也很绝望“我可不要我两个儿子从小就反目成仇,互相竞争,最后两败俱伤啊!”
“唉!”两人同时叹气一声,看着两个无忧无虑地睡觉的儿子,心里充满了忧愁。
“诶,征臣,你说,要不然我们干脆让外人以为我们只生了一个儿子吧!”赤司诗织仿佛想到了什么,兴奋地说道。
“唉,不行啊,他们终究是要去上学的。”赤司征臣依然垂头丧气。
“哎呀,我们可以想办法啊!你看,他们是同卵双胞胎,长的一定很像。我们可以让他们轮流去上学,一个去上学,另一个就在家里学习赤司家的课程。然后我们只告诉管家和几个可以信任的佣人,并且让参与手术的护士和医生保密。这样以来,就没人知道我们生了一对双胞胎。而且我们家和不亲近的人的接触也不是特别多,不容易露馅的。等他们长大了,你也差不多可以完全掌控赤司家了,我们再公布就好了嘛!”赤司诗织越说越兴奋,对自己的计划越来越有信心。
是的,赤司征臣现在还没有完全掌控赤司家。因为他刚刚继任家主,娶的人又不是家族安排好的联姻对象。所以他们才要受制于旁人。不过以赤司征臣的能力,完全掌控赤司家只是时间的问题。
赤司征臣听妻子说着,越听越兴奋“是啊,诗织你这个方法完全可行!以我们赤司家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天衣无缝!”
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谨慎小心,也不是不可能的。
夫妻俩将灼灼的目光一起投向还在熟睡的两个小团子。两个小团子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起抖了一下。